欢迎访问别宅啦biezhaila.com     客服热线:0571-86802765 (09:00-17:00)
杭州
  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, 再也不会去稻城,不想看着破碎的神山哭。 收藏
    186****5938 2017/04/13 03:21 4264  1

    稻城亚丁终于在非户外圈子里火了,也许明年去往稻城的路上会挤满拎着箱子的文艺老中青,而我知道08年去仙乃日小转,因冲古寺-洛绒牛场开建电瓶车道受阻时,写了那本《稻城亚丁-蓝色星球上最后的圣地》的雪狼子告诉我,他再也不会进亚丁,因为他不想看着破碎的神山哭。



    其实,我不大追热点,但还是陪雪菲去电影院看了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,她也是驴友,
    当她放光的问我:真有这么美吗?真的有稻城这个地方吗?我怕她遗憾,不忍告诉她,当年的稻城亚丁比这美多了。没有烟火,仙乃日神山下牛羊遍地,炊烟寥寥,亚丁村人唱着歌跳着舞。



    但N次去往稻城亚丁的过程重合了我从背包旅行的菜鸟成长起来的经历,那些人那些景那些事真的仿佛就在昨日。



    关于稻城亚丁,第一个应该被记住的名字必须是吕玲珑,这位风光摄影界真正的大师,他在上世纪90年代的稻城拍出了一系列大片,是很多户外老前辈的心中草。那时进入稻城真心不容易,那条泸沽湖-亚丁的穿越路线更是每一个徒步发烧友的金线,而这条线也是自己长线徒步的启蒙之一,10年前那次无知无畏跟随前辈们的穿越留下了太多精疲力尽的记忆。


    《稻城亚丁,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》


    08年去稻城亚丁时,那次我在稻城呆了近一个月,认识了最早在亚丁人社区的一帮前辈,跟着他们深入稻城、海子山、桑堆、亚丁各处,这些前辈在背包旅行上带给自己的养料太过丰富,而有过这样的旅行经历真有种此生无憾的感觉。


    (那时的稻城亚丁)


    而最后一次去稻城亚丁是去年去穿越洛克,从木里县水洛乡徒步六天到达稻城亚丁,彼时这里已经建起了长长的木廊,路上跑满了全新的电瓶车。在牛奶海到央迈勇的路上陆陆续续会有很多马队驮着游客,300一位。


    (央迈勇)


    我仿佛从天堂掉到了人间。


    走在当年亚丁村湿润的草地,而如今却是泾渭分明的石板路上,看着人们的惊叫,惊喜。有的人在念诗,有的人在接吻。更多的人在自拍。而因为长途跋涉还穿着厚重的登山鞋,背着一个65L的大背包挎着一个35L的小背包的我,感觉像是一个闯入者,像一个陌生人来到了人家的地盘,在穿着高跟鞋跑步鞋长裙西装的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。心中不知是失落还是欣慰,失落的是昨日已花黄,欣喜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能发现并探寻美好。


    (背包客的装扮极其不合群)


    而让我意外的是,当我到达景区门口即将准备出门回家时,由于我背包客的装扮太显眼,被拦了下来,要求验票,我说我从木里穿越过来的,我横穿了甘孜,阿坝两个自治州。但没用,补票。我并不是心疼票钱,而是落差。当年从卡斯地狱谷穿越到稻陈亚丁,能跟亚丁村的村民一块把酒言欢,一块唱歌跳舞,一块赛马,一块趴在地上挖虫草,一块上到高山挖野菜。




    (从木里到稻城亚丁的洛克之路)


    而如今.....

    原本的亚丁村所在地变成了一条一条的电瓶车道,一个一个的收费处,一个一个的商店。景区管理人员说我非法穿越,什么时候穿越也变的非法了?我好想跟他说你非法破坏。补了160元一张的票,我压根就没心情看票面上标注的景点。


    我一路穿越过来,还是当年的感觉。


    一路都这么纯粹,而这里只是圈起来的人民币。


    我看见破碎的神山在哭泣。


    (牛棚门上的纸条)


    (去往稻城的洛克之路)


    (五色海)


    这几年因为工作的原因,太多次的线路规划和带队,我已记不清去过多少次稻城亚丁了,除了多条徒步路线,我对从成都、香格里拉、泸沽湖自驾进稻城亚丁的不同线路也如数家珍,比如我车行过泸沽湖-稻城亚丁的路就有三条。


    (即将抵达牛奶海)


    (奔跑在夏诺多吉脚下)


    说了这么多,其实最想说的是,现在被“九寨沟”模式开发出的亚丁景区比当初已面目全非,当日瓦被改名为香格里拉乡、当龙隆坝-冲古寺也成车道,当亚丁村已无踪影,当景区管理一次次发令禁止所谓的非法穿越,这样的垄断开发带来的旅游生产线还有多少体验价值?人们真的只能花大价钱慕名而去,却只能成为这条生产线上的一个部件被运转一次吗?


    (夏诺多吉)


    好吧,当你因“从你的全世界路过”而想去稻城亚丁时,如果真想了解最初的稻城亚丁就去找这两本影集和书看吧。 



    或者关注我们“山在这里”的微信公众号,在社区里我们聊聊。


    转载于 山在这里——最旅行

    上一篇:

    下一篇:

    请先 登录注册